秦羽坐進酒吧的卡座里時時候,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就決定這場三人酒吧行的?

他左邊坐着黑熊,右邊坐着司徒莞怡,明顯兩個人認識,但相處的並不友好,說話加強帶棍,還非得把他夾在中間。

「你要讓你爸知道,你們老田家的兒子在學校里是個大混混,他肯定打斷你的腿。」

司徒莞怡對着黑熊眼睛一翻,語氣里很有威脅的意思:「我今天去會所的事你別多嘴,你的事我不多嘴,成交嗎?」

黑熊明顯在因為浪費了回家告狀的機會而惋惜,但想了一下自己的腿,還是妥協了:「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