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一行人出了包廂,黑熊臉色還是忿忿不平,再加上他本來眉眼就長得凶,現在徹底成了黑臉閻王一樣煞氣。

「什麼玩意兒。」走了一段路,黑熊還是沒能忍住,自言自語的罵道:「老子早看他不爽了,一天在學校里打着各種名目收錢,家裡富得流油。」

秦羽一聽,還覺得奇怪了,於是問道:「他既然也不缺錢,那怎麼……」

後頭秦羽沒說下去,因為他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來形容陸長川提到保護費時候的表情。

明明這人五官長得很好看,不提錢的時候,看起來就像個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人,但一提到賺錢兩個字的時候,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