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最豪華的會所包廂內,秦羽帶着自己的人馬,和瀾海大學另外一個橫霸校園的社團,終於見了面。

一直以來的敵對狀態,讓秦羽他們一進門之後,就氣氛陡然凝固起來。

原本包廂內的嬉笑聲停止了,而且陸長川的人也並沒有誰率先主動站起來。

「怎麼?」先開口的是黑熊,他們混的,也有規矩,老大是一般不會輕易開口,於是就只有退居二把手的黑熊,代替秦羽說了:「你們下的帖子,爺爺們過來了,這是嚇得啞巴了?」

黑熊說完,身邊的鸚鵡、大蟒和鴕鳥就十分配合的嗤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