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莞怡的聲音柔柔的響在秦羽耳邊,像是航海時候誘惑船員的人魚歌聲,陰陽頓挫里都有蠱惑。

你是什麼人?

秦羽想了想,將頭稍稍的歪過去,看着司徒莞怡的眼神中閃過零星的促狹。

「我?」秦羽先是反問一聲,隨後,他聲音裡帶了笑意,回答道:「你的夢中人啊。」

幾乎是話音才落,司徒莞怡臉上就燒起紅暈,瀲灩的眼神含雜着一抹嗔意,卻並不惱火秦羽這樣冒昧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