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這一句半諷半嘲的話,讓黑熊登時臉上要成了個調色盤,一時紅一時青。

好歹黑熊也是瀾海大學的,怎麼着還頂着一個「大學生」的名號,秦羽這不是諷刺他是流氓無賴、文盲睜眼瞎呢麼!

只見黑熊氣得是太陽穴突突鼓跳着,那一條粗壯的胳膊在秦羽的鉗制之下扭動着,試圖奮力的把自己解脫出來。

「你這點勁兒,白長這麼個大個子?」秦羽笑着,嘴角一瞥,手上又是一重,暗蓄腕力翻轉向上,直接就將黑熊這小孩兒大腿一樣粗的手臂擰着轉了個方向。

「啊!!!」黑熊一時之間疼的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剛才被秦羽嘲的滿面通紅的臉此刻已經是發白,五官扭曲,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