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天明帶着劉馨韻走進了管轄瀾海大學那片的警察局,不出片刻,聞訊而來的警察局長就一臉討好的快步小跑着出來迎接。

「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警察局長伸出雙手,試圖和劉天明握手,但劉天明也是冷冷地掃了一眼,任由那雙手尷尬的停在兩人之間好一會兒,又識趣的收了回去。

「人呢?」

劉天明不愧是在瀾海市跺跺腳就能讓瀾海抖三抖的男人,他只是這樣簡簡單單的往四周環顧了一圈,就有一種無形的威懾力,壓得周圍那個小幹警抬不起頭來。

「劉總,您先坐。」警察局長不敢招惹劉天明,陪着笑臉給他拉開了一把椅子,又很有眼色的給劉馨韻也拉開了一把,隨即扭頭對身後的副局長怒道:「趕緊把秦少爺請出來!」

副局長成了受氣包,也不敢吭聲,只能埋頭往審訊室跑。

看到這一幕的劉天明心裡怒意更盛,合着把他未來女婿都已經關審訊室了?

警察局長敏銳的察覺到劉天明的不滿,擦着額頭的冷汗慌張的解釋道:「劉、劉總,您誤會了,誤會了!這是審訊室安靜點,我才讓秦少爺過去歇歇。」

但無論怎麼說,劉天明都是冷着一張臉,並不搭腔。

很快,去而復返的副局長帶着一個人遠遠的走來了。

「秦羽——」劉馨韻一心牽掛着秦羽,她眼尖,立刻就看出來那個正慢慢走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秦羽。

於是,劉馨韻一時激動之下,想也沒想就站起來往秦羽那邊跑,到了跟前,乾脆一下撲進了秦羽懷裡。

秦羽登時愣了,一時想不明白這是個什麼情況,他不過進警察局待了幾個小時,怎麼這劉馨韻見着他直接投懷送抱了?

不過,溫香軟玉在懷的秦羽心裡也是美滋滋的很,心道:劉馨韻這小妞兒,身上又軟又香的。

秦羽抱的正舒服,身後就傳來劉天明重重的兩聲咳嗽。

劉天明臉上神色複雜,看看自己的女兒有看看秦羽,這光天化日的,簡直要丟光他的臉了,整這一出,不知道的還以為生死離別。

劉馨韻聞聲,立馬臉色緋紅的鬆開了還掛在秦羽脖子上的手臂,面紅耳赤的低下頭,但又因為實在是擔心秦羽,一雙大眼睛含羞帶怯的又抬起來。

秦羽讓劉馨韻這一雙勾魂兒一樣的眼睛看的是心猿意馬,口乾舌燥。

「你……你沒事吧?」劉馨韻嬌滴滴的開口問道。

「沒、沒事。」秦羽說話也結結巴巴的,牙磕着嘴,半天說不出一個全乎話。

兩個人之間,明顯一副小情人見面分外嬌羞的氣氛,劉天明恨鐵不成鋼的看着自己家姑娘,就算是郎有情妾有意,也得看看地方吧!

誰在警察局這樣兒的?!

好在秦羽也不是個色令智昏的人,他餘光看到劉天明,立刻收斂了臉上的表情,恭恭敬敬的對劉天明鞠了個躬,表示感謝:「劉叔叔,謝謝您,今天還麻煩您跑這麼一趟。」

「誒,小羽啊,你這就太客氣了。」劉天明沒來得及阻止秦羽給他鞠躬,只能連忙拉着讓他直起身,然後意有所指的說道:「你和馨韻早晚都是要結婚的,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此話一出,劉馨韻好不容易正常下來的臉色又被鬧了個通紅。

她羞惱的跺了跺腳,看着劉天明,語氣里都帶着嗔怒,「爸!」

劉天明頓時覺得自己這個爸爸難做,這也不對那也不行,哎……

而另一邊,警察局裡的人臉色都難看起來,他們不由自主的看着那個少年,雖然說這少年看起來器宇不凡,但他們也萬萬不會想到,這人竟然是未來劉家的乘龍快婿!

要知道,劉家就劉馨韻這麼一個女兒,誰要娶了劉馨韻,那不就等於得到了劉家全部的財產麼!

一時之間,男同胞們看着秦羽的眼神都透露出無線的羨慕之情。

秦羽讓人這麼看着,心裡別提多美了,他在警察局這幾個小時,也琢磨出來這裡頭的蹊蹺,不由覺得真是小人難防。

但幸好,警察們也都不是傻的,這一聽,也知道多半是陳侖那伙人惡人先告狀,因此也沒多為難秦羽,只是給秦羽說要他聯繫家人保釋。

問題出就出在這裡了,劉馨韻也就是昨天才給他的手機,他光顧着玩兒,今天早上手機沒電秦羽就沒帶着上學,眼下他也沒有劉青山和劉天明的電話號碼。

而且,秦羽多少也不好意思聯繫劉青山和劉天明,畢竟因為打架進警察局,也不是個光彩的事情。

這麼想着,秦羽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劉馨韻身上。

他反倒是沒想到,劉馨韻這小妞兒,這麼關心他。

難道……秦羽不由得在心裡悄默默的想,這小妞兒難道是看上自己了?

劉馨韻不知道秦羽心裡想的是這些,就只覺得秦羽那雙好看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她也害羞的不敢回視。

一直到秦羽把她盯急了,才半嗔半羞的抬頭瞪了秦羽一眼,道:「看什麼看!還不快走了!」

「好好。」秦羽一下就被劉馨韻這含羞帶怯似嬌似嗔的眼神瞪得酥到骨頭裡去了,眼下當然是劉馨韻說什麼就是什麼。

劉天明看着兩個年輕人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打情罵俏的,內心深處深感複雜。

於是,三人就在整個警察局的夾道恭送中,坐上劉天明那輛豪車,揚長而去。

秦羽扭頭看着身後漸漸變小的警察局,深有感觸,有錢有權,是真他媽好啊……

劉馨韻則是看着一切都好的秦羽,心裡一直懸着的大石頭終於穩穩噹噹的落下了,她分明感覺到自己對秦羽有什麼地方變得不同了。

至於是哪裡不同,劉馨韻自己也不知道,但……也或許,她心裡清楚,只是不敢承認。

「那個……」

正當劉馨韻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忽然身旁的秦羽開口說道:「今天,謝謝你了。」

兩片粉色緋雲悄悄隨着劉馨韻的呼吸升上腮頰,染得耳朵都紅了,劉馨韻扭過頭,明明嘴角抑制不住的在上揚,卻偏偏還要裝的很不耐煩:「你好囉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