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被警車帶走了。

這個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的在瀾海大學中擴散起來,誰讓秦羽從第一天入學開始,就成了風雲人物呢。

已經成了秦羽小迷妹的姑娘們,着急的不行,恨不得立刻衝進警察局去把秦羽解救出來,生怕「小奶狗」秦羽在警察局裡被欺負。

「怎麼回事啊,我們秦羽怎麼被警察叔叔帶走了啊,嚶嚶嚶……」

「聽說是因為昨天打架的事情。」

「昨天是那些人主動挑釁好不好,我們秦羽正當防衛啊!再說了,那個領頭的,我剛剛還看見他了,他怎麼沒被帶走?」

「你說陳侖啊,人家家有錢唄……」

劉馨韻一路上就聽見很多人在討論秦羽這件事,甚至好幾個女生在看到她的時候,臉色都立刻變得難看起來。

這些小姑娘都覺得,歸根究底,都是因為劉馨韻,要不是她,陳侖也不會盯上秦羽,秦羽也就不會被迫出手了呀!

「馨韻!」

劉馨韻聽到身後傳來陳侖的腳步聲,本來她是不想理會的,但是又實在忍不了心裡那口惡氣,於是腳下一停,轉身看向陳侖。

陳侖追着劉馨韻一路跑到了學校大門口,他本來就不太擅長運動,這一路下來,等到了劉馨韻跟前,就像一條癩皮狗似的,伸着舌頭呼哧哈差的喘粗氣。

「陳侖,你別沒玩沒了!」劉馨韻柳眉一立,一雙翦水秋瞳中盛滿怒氣,白淨的小臉上也是一臉怒容。

她看着面前還嬉皮笑臉的陳侖,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警告你!」劉馨韻纖纖素手一指,指着陳侖的鼻子,氣憤的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報的案,趕緊去公安局給我撤了案,我想你也不希望我把這事給我爸爸說吧!」

劉馨韻搬出了劉天明,陳侖雖然心裡七上八下的打着鼓,但又拉不下臉在劉馨韻面前跌份兒,乾脆脖子一梗,一副不怕開水燙的死豬樣子:「秦羽打了我朋友,我們去報案,天經地義!」

「哼!」劉馨韻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看着陳侖的眼神更加輕蔑:「你還是個男人嗎?打不過秦羽,就搞這些小動作!」

劉馨韻本來就是走到哪兒都會備受矚目,現在她和陳侖站在學校門口,不一會兒他們兩個周圍就圍上了一圈兒人。

陳侖讓劉馨韻這麼一嗆聲,還說他不是男人,剎時之間,臉上漲得通紅,如同豬肝兒一樣。

「打了人還不讓報警,那還要警察局幹什麼?!」陳侖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了面子,卻沒想到,他這麼強詞奪理,反而更讓人瞧不起。

陳侖這話一出,頓時四下就響起陣陣不屑的嗤笑聲,甚至還有些人乾脆大聲起鬨,噓聲一片。

劉馨韻也沒想到陳侖是這麼不要臉的人,一張小臉陰雲密布,她看着陳侖說道:「行,陳侖,你記好了你今天說的話!」

說完,劉馨韻冷着臉扭頭就走,課也不上了,招手打了輛出租車,直奔盛達集團。

劉馨韻也不知道為什麼秦羽被警察帶走之後,自己會這麼着急。

但是現在對她來說,也沒有時間讓她去刨根究底細細的考慮原因,現在劉馨韻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把秦羽從警察局裡領出來。

而唯一能幫她的人,只有自己的爸爸,劉天明。

「爸爸!」劉馨韻一到盛大集團,就乘着專門的總裁專用電梯直直上了最高一層的總裁辦公室,此時劉天明正好結束了一個會議。

劉天明看着火急火燎推門走進來的寶貝女兒,不由問道:「怎麼了?你今天沒去上課嗎?」

他也知道自己這個女兒,雖然從小到大被他和劉青山縱容溺愛的沒個樣子,但那也只是在家裡而已,出門在外,劉馨韻的一言一行,都足以匹配「劉家大小姐」的名頭。

而且……劉天明的目光分明已經看出劉馨韻眉目之間的呼之欲出的焦急。

「爸爸,你快給警察局打電話!」劉馨韻腳底下小跑着到了劉天明的辦公桌前,她眼中含着緊張和急切,對劉天明說道:「秦羽……秦羽被警察帶走了!」

「什麼?!」

劉天明聞言,不由先是一驚,再是氣怒。

他重重的拍了一下說面,常年位居人上,令他板起面孔的時候就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懾力。

劉馨韻看着這樣的父親,心中的急切不由得鬆緩許多,她想,爸爸肯定能把秦羽帶出來。

其實事實也確實如此。

劉天明氣過之後,很快拿起辦公室里的電話,摁下幾個數字之後,幾乎沒等多久,電話就被接通了。

「餵。」劉天明底氣十足又不乏威嚴的開口:「我是盛達集團董事長,劉天明。」

在瀾海市,誰能不賣劉天明的面子,或者說,誰敢不給劉天明的面子?

原本以為又不知道是哪個從某些渠道得到他辦公室電話號碼的投訴市民,而滿臉不耐煩的警察局長,瞬間變了臉,滿臉堆笑的問候道:「劉總,您好您好……」

劉天明懶得和這位警察局長打官腔,他直接打斷了局長還沒說完的問好的話,一點都沒有拐彎抹角的說道:「聽說你們把我未來的女婿帶走了,我打電話過來問問,秦羽是犯了什麼事兒?」

這下子,警察局長臉上本來還是笑模樣的面孔瞬間僵住了。

秦羽?

他在腦子裡飛快的過了一遍,然後就立刻想到了今天上午被帶進來的那個小伙子。

冷汗瞬間從警察局長的額頭上冒出,他結結巴巴的說道:「這、這我、我也不清楚……劉總,您、您等我現在去、去問問?」

「咔噠」一聲,劉天明二話不說,掛斷了電話。

「爸爸?」

劉馨韻也顧不上羞惱劉天明怎麼在外人面前這麼說自己和秦羽的關係,神色不安的看着劉天明問道:「怎麼樣啊?」

「哼,一個局長,連警察局裡的事都不清不楚。」劉天明臉上儘是不悅,緊接着,他就從辦公桌後站起來往外走,「我親自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