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上,來別墅接送上學的就已經不是臻伯了。

臻伯畢竟作為劉家的管家,每天大事小事也很勞心費神,於是劉青山就專門指派了一個司機,負責這件事情。

黑色的豪車停在學校門口,毫無疑問又再度吸引了周圍的視線,劉馨韻和司徒莞怡對這種事情已經很習慣了,下車的時候坦然自若。

倒是秦羽,畢竟以前低調慣了,冷不防被大家這樣關注,實在是……讓他心裡又爽又激動啊!

秦羽走在劉馨韻和司徒莞怡之間,一路上被路上兩邊注目的感覺讓秦羽內心美滋滋。

男人看着秦羽的眼神中充滿了羨慕和嫉妒,女人看着秦羽的眼神是崇拜和愛慕。

「怎麼這個帥哥又和司徒莞怡湊在一起了?」

「真羨慕,能和兩個大美女一起上下學。」

「他們今天早上一起來上學,昨晚不會……」

周圍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從單純的羨慕漸漸走向了一個旖旎桃色方向,秦羽支棱着耳朵,聽着別人嘴裡的自己是如何夜戰二女,

你們的女神要是能這麼輕易就被攻陷,還能輪得到我啊?秦羽內心無語的吐槽。

因為司徒莞怡和他倆不是一個專業一個班級的,所以走到教學樓下就分開了,秦羽看着司徒莞怡火辣婀娜的背影,回過神就撞進劉馨韻的眼中。

劉馨韻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眨巴兩下,雙眸中就漸漸浮出很明顯的玩味神色,她看着秦羽說道:「怎麼,你不會看上莞怡了吧?」

「沒啊。」秦羽說道,男人嘛,都願意欣賞各種類型的美女,賞心悅目的同時還能暗自YY保證身心同時健康發展,但欣賞是欣賞,並非見一個愛一個。

秦羽分的很清楚,他可不是渣男。

但儘是秦羽這麼說了,劉馨韻眼中還是明顯不信,大小姐向來沒什麼耐心,於是把嘴一撅,說道:「你聽聽你說話的語氣,漫不經心的,一看就是口是心非!」

「啊?」秦羽對劉馨韻的這個邏輯搞的哭笑不得。

「你看,承認了吧!」

「……」

從小在山裡長大,沒有正兒八經的接觸過女孩子的秦羽表示,女人這個生物,真的是很奇奇怪怪。

秦羽在心裡唉聲嘆氣的想道:順着她們說也不行,不順着更要和你鬧脾氣,這日子真是不好過。

今天難得劉馨韻這位大小姐心情很好,一路上都是和秦羽有說有笑的,完全忘了昨天,也不知道是誰,非要讓秦羽在學校里當做不認識她。

兩個人踩着上課鈴聲,一前一後的進了教室,秦羽還坐在昨天的那個位置上,倒是讓他驚訝的是,劉馨韻也挨着他一塊兒坐了下來。

劉馨韻臉蛋微紅,躲避着秦羽疑惑的眼神,故作兇巴巴的說道:「看着我看什麼?聽課!」

於是秦羽也沒繼續深究,挪開了視線,卻一不小心又撞進陳侖的眼中。

當秦羽看到陳侖看見他,非但沒有害怕的轉移開視線,反而迎着秦羽的目光,強行裝作一副毫無俱意的神色,對秦羽伸出一根中指。

秦羽好笑的看着陳侖,心中暗想:嚯,這小子還怪囂張,看來昨天是沒吃夠教訓。

他對陳侖的裝模作樣絲毫不感興趣,淡淡的別開眼神,那樣子簡直就像壓根沒把陳侖當個人看一樣,氣得陳侖差點拍桌大叫。

行啊!陳侖看着神情冷漠的秦羽,心中咬牙切齒的恨惱道:我看你秦羽能囂張到什麼時候,一會兒就有你哭的時候!

陳侖期待的事情很快就來了……

講台上的教授還在興致勃勃講着成本管理,秦羽聽的昏昏欲睡,他覺得金融這種東西,比中醫可怕的多。

他能把人體經脈圖爛熟於心,可以識別辨認各種中醫藥材,這些需要花腦子精力去做的事情,居然完全不如金融枯燥!

秦羽幾乎只要一看到和金融有關的東西,或者說是和錢有關的東西,他就能秒睡。

「砰——」

教室的門被從外面大力的推開,緊接着進來了三個警察,大蓋帽兒下六隻眼睛炯炯有神。人民的公僕穿着制服,嚴厲的問道:「誰是秦羽,麻煩出來一下。」

陳侖原本都睡着了,他是被推門的聲音驚醒的,當睡眼模糊的看到門口的警察,陳侖瞬間精神煥發鬥志昂揚起來。

可算來了!陳侖在心中「嘿嘿」冷笑道。

沒錯,陳侖見校園小混混打不過秦羽,於是就動了歪腦筋,他慫恿教唆那幾個小混混去報警,聲稱被校園暴力。

但人民的公僕,我們的警察叔叔也不是傻得,他們這工作,註定是什麼人都要見過一遭。

一看着這幾個五大三粗,講話罵罵咧咧的年輕人,就知道肯定是聚眾鬥毆,這幾個人輸了,不服氣,來使陰招。

受理案件並做記錄的那個警察大哥在心裡暗暗不齒,都是大老爺們,打輸了就輸了唄,這陰謀詭計都快趕得上後宮甄嬛傳了。

但該記錄還得記錄,該問話還是得問話。

於是,今天這一早正上着課,便出現了這一幕。

秦羽也瞬間明白了今天陳侖非但不害怕,還繼續挑釁的原因,但秦羽臉上也沒有顯露出絲毫的怯意,他站起身答道:「是我。」

警察叔叔們看着站起身的少年,又想了想昨晚報警的少年,兩相對比,覺得應該這個才是被校園暴力的吧!

但秦羽臉上也沒傷口,反而那幾個人身上不同的位置上,都只有一個青紫色的傷口。

「有人報警,做你昨天對他們校園暴力。」

小伙子功夫不錯,三人之中年紀最大的警察眼中閃過一絲欣賞之色,繼續解釋道:「麻煩你和我們走一趟,有些事實學要你來配合調查。」

「嗡」一聲,教室頓時像炸了鍋似的,昨天也有人看到了花園裡那場架,明明是陳侖主動挑釁,現在卻壞人先告狀。

一時間,看向陳侖的眼神都不友善起來,這令陳侖顏面全無,頭都抬不起來。

秦羽感覺有什麼在拽他的衣角,低下頭就看到劉馨韻擔憂的神色,秦羽寬慰似的在劉馨韻手背上拍了拍。

隨後他淡然的離開了座位,對警察叔叔說道:「我一定全力配合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