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只顧着沉浸在各類型的小妞對他崇拜的目光里,暈頭轉向的,走路腳上都是軟的,因此他完全沒發現,教學樓上,本已經先走了的劉馨韻,其實將這一切都看入眼中。

「韻韻,他就是你爺爺非要強塞給你的未婚夫啊?」

劉馨韻的身邊還站着一個女人,原本劉馨韻已經算是女生里不錯的身高了,但她身邊這個女人竟然比劉馨韻還高出半頭,足有一米七五。

司徒莞怡看着樓下腳步輕快,走路帶風的英武男人,鳳眼當中幽幽閃着幾分饒有興致的光。

剛剛這場一對五,本來司徒莞怡就是帶着看好戲的態度等着看秦羽被那幾個小混混揍趴下,但她卻萬萬沒想到,這個秦羽,伸手竟然如此利落。

司徒莞怡回想起剛剛秦羽的幾個招式,無一不是穩、准、狠的直取人體若處,但秦羽又能避開致命處,專挑擊中之後能令人痛不欲生的地方下手。

想到這裡,司徒莞怡更是覺得秦羽這個男人有意思極了。

劉馨韻也是被秦羽露的這一手驚住了,她完全沒想過,這個早上能忍受她一腳的男人,武力值居然這麼可怕。

幸好這個男人還算紳士,不然自己可真是要倒霉了。

劉馨韻後怕而又慶幸的想道。

隨後,她後知後覺的想起司徒莞怡剛剛在問她話,才連忙回過神,看向司徒莞怡,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說道:「是啊是啊,就是他。」

劉馨韻以為司徒莞怡要反悔,不和她回別墅住了,變了臉色,拉住閨蜜的手晃來晃去,臉色做出各種賣萌的表情,撒嬌道:「莞怡,秦羽他其實人挺好的,沒這麼暴力!」

不對,這話怎麼聽怎麼像在替那個壞蛋講好話似的。

劉馨韻連忙止住話頭,又換了一種說法來曲線救國,好達到目的:「你看,我一個女孩子,和他住一起,萬一……」

說着,劉馨韻還拼命低頭眨巴眼,試圖流出幾滴眼淚出來。

「好了好了。」司徒莞怡好笑的看着劉馨韻,她那點小動作自然是瞞不過司徒莞怡,「我又沒說不去,我早上已經吩咐好,下午讓傭人把我的行李拿過去了。」

「哇!」劉馨韻的臉上瞬間多雲轉晴,她跳起來抱住司徒莞怡,親密無間的說好話:「我就知道莞怡最最最好啦!」

司徒莞怡很吃劉馨韻這一套,紅唇一揚,極受用的笑起來。

但她的目光卻還落在窗外樓下,那裡圍觀的人群已經散了,少年也早就沒了蹤影。

秦羽……司徒莞怡在心中默默念着這個名字。

看來以後的日子會有趣的多了。

另一邊,萬眾矚目的秦羽完全忘記了自己下午還有課,在學校食堂腆着臉又一次憑藉顏值成功借到飯卡一張,刷了一頓午飯。

吃飽喝足的秦羽走在已經上課的校園裡,他從小在山上住,雖然老頭子各個方面都沒虧待過他,但到底山上的生活比城裡慢太多了。

所以秦羽一時半會並沒有察覺學校主幹道上小貓三兩隻一樣的學生意味着什麼。

他已經徹底熟悉了學校,眼下就有些無聊了,略一思索,乾脆就打車回家。

然而,一下車,秦羽就被眼前的陣仗驚懵了。

這……劉馨韻要搬家嗎?

秦羽傻呆呆的看着門口絡繹不絕搬東西的人,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這些人是搬着東西進去,而不是搬東西出來。

但這個發現就更讓秦羽疑惑了,於是他躲着搬東西的人,走進了別墅里。

「你好。」

正當秦羽試圖從一堆紙盒裡發現什麼蛛絲馬跡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道清冷的女聲。

秦羽有個小毛病,他喜歡聽聲辨人。

因此當秦羽聽到這個女音的當下,腦子裡就習慣性的開始勾畫出這人的面貌。

嗯,年輕小妞,聲音這麼好聽,臉肯定也不難看,感覺還是個冷美人……

隨着秦羽的勾畫,他帶着一種像是印證的目光,抬起頭去看,下一刻,他幾乎是被眼前女人的美貌驚到說不出話來。

臥槽!這長得也太他媽好看了吧!

秦羽在心裡驚嘆,同時眼神中也毫不掩飾的流露出讚賞的神色。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對面女人高挑卻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一雙被牛仔褲緊緊包裹住的大長腿,讓秦羽看的眼冒綠光。

再往上,標準的瓜子臉,黛眉鳳眸,紅唇嫵媚。

秦羽幾乎看一處,心中就驚艷幾分,這女人,渾身上下長得,全中他的點啊!

在秦羽觀察司徒莞怡的時候,司徒莞怡同樣也在打量秦羽,她看着秦羽眼中一點都不掩飾的讚賞,出乎意料的並沒反感。

怎麼說呢……

司徒莞怡覺得,或許就是秦羽那雙眼睛實在太乾淨明亮了吧,被他這樣大大方方的看,非但沒有一種厭惡,甚至還覺得自己是被秦羽所尊重。

「你好,我是秦羽。」秦羽很快就反正過了,這應該是早上劉馨韻給他說的,那個要一起搬來同住的閨蜜。

「司徒莞怡。」司徒莞怡也大大方方的報出名字,對着秦羽露出一個笑容,成功的又讓秦羽看的呆了一瞬。

司徒莞怡媚眼如絲,眼波旖旎流轉之間,視線輕飄飄的就停在秦羽眼中。

「小哥哥。」

秦羽聽見司徒莞怡這麼開口叫自己,一瞬間難得覺得有些害羞的紅了耳朵。

他雖然一向愛在心裡各種YY各路美女,但從小在山上那種民風淳樸的環境裡長大,說白了就是個嘴炮老司機,毫無實操經驗,又怎麼能抵擋住司徒莞怡刻意的撩撥。

「啊……啊?」秦羽帥氣的五官蒙上了一層天然呆氣,懵懂不解的看着司徒莞怡。

韻韻這小妞,還真是撿着了個寶。

司徒莞怡看着眼前臉上都露出傻氣的英俊男人,又想到了中午他眼神凜冽,冷若冰霜的樣子,不由得心生對劉馨韻心生羨慕。

但也沒關係,司徒莞怡想着,自己現在不也住進來了麼。

於是,秦羽就看到司徒莞怡嬌媚的臉上綻放出一個宛如玫瑰一般,又艷又野的笑容,豐滿的紅唇在開合之間,吐息如蘭。

「以後多多關照啦。」

多關照,一定多關照你。

秦羽咧開嘴,像個大型金毛犬一樣,傻乎乎又極溫柔的衝着司徒莞怡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