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羽收拾好了桌上的東西,他把書包往肩膀上一挎,鼻子裡哼着一段不知名的調調,就晃悠的從教室里出來。

他打算逛一逛大學校園。

萬一……還有個艷遇睜着自己也說不準呢,嘿嘿……

秦羽在心中YY着,要是還能偶遇到那個辣妞,就再好不過了。

「喂!」

正當秦羽還在心裡惦記着剛剛那個小妞豐滿火辣的身材,和那雙眼尾一挑,就像鈎子似的狐狸眼兒的時候,身後卻傳來一道極不客氣的聲音。

秦羽先是下意識回頭去看,他記憶力很好,中醫藥材都能記得准準的,更何況眼前幾個人的臉。

所以,幾乎是一眼,秦羽就認出了為首的那個男的,是剛剛還在一個教室上過課的同學。

「叫我啊?」秦羽不確定的抬手指了指自己,他也沒和這哥們兒有什麼接觸,實在沒明白這哥們兒半路上叫住自己要幹什麼。

再說了,他又不是傻子,剛剛叫他那語氣,怎麼聽怎麼像是來找事兒的。

「廢話,老子站在你後面,不是叫你還能是叫誰?」陳侖立目瞪眼的看着秦羽,粗聲粗氣的說道。

秦羽這麼一聽,就知道這人八九不離十的是來找他茬了,他不着痕跡的看了看四周,已經有很多來來往往的學生注意到了他們這裡,停下來圍觀。

這麼多袖手旁觀的吃瓜群眾??

秦羽在心裡吐槽,臉上卻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他看着陳侖,語氣冷淡的道:「哦,那你有事兒?」

陳侖簡直要被秦羽這幅壓根沒把他看在眼裡的樣子氣炸了肺。

他那張普普通通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仗着身後有小弟,嘴裡不乾不淨的怒道:「老子警告你,以後少他媽跟着馨韻,不答應老子,今天就打得你當孫子!。」

秦羽眼中一凜,他向來最討厭誰和他「老子」「大爺」的說話,當即臉上就露出一絲嘲諷的冷意。

他像是沒聽清陳侖那通叫囂,小指伸進耳朵里掏了掏,臉上疑惑而目光森然的看着陳侖說道:「嗯?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

明明秦羽的聲音平平淡淡,甚至連個重音都沒加,可仿佛就是有一種無形的威懾力,重重壓在陳侖心頭上,讓他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憷。

「你……我、老子……」陳侖語無倫次的結巴起來。

不知道是誰,看見陳侖這幅又慫又娘的樣子,「噗嗤」一聲笑出來,然後笑聲像是能傳染一般,嘈雜的在周圍響起來。

「我想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老子。」秦羽臉上沒有一點笑容,甚至是隱約已經浮現出一些不耐煩來。

他們站的這地兒是教學樓下的花園,占地挺大,但是每條小路卻不寬,此時陳侖和他帶的人,就像活生生一堵牆,擋住了秦羽的路。

秦羽人高馬大,一點也不怯場,直直的就衝着陳侖走過去,直到兩人的距離近的連彼此呼吸都能聽到,他才停了下來。

「讓開。」秦羽借着身高的優勢,居高臨下的看着氣怒的臉紅脖子粗的陳侖,眼底閃着幽幽冷光。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

陳侖覺得秦羽完全就是看不起他,是在羞辱他!

原本他只是為了撐場子壯膽子,所以花錢雇了學校里這麼幾個小混混,此刻,惱羞成怒的陳侖扭頭對着後面幾個像是木樁子一樣的人,吼道:「給老子把他揍趴下!要多少錢都行!」

也並非陳侖大喘氣吹牛皮,他家是做餐飲連鎖生意的,雖然比起劉家的資產,那是小巫見大巫,但在瀾海大學裡,也算是不錯的了。

陳侖身後那幾個一看就流里流氣的學生,儘管也怯於秦羽的威懾,但相互對視一眼之後,還是猙獰着面孔,摩拳擦掌的逼近秦羽。

此刻的這幾個小混混,還準備仗着人多勢眾,合力把秦羽壓制着暴打一頓。

秦羽面不改色的看着逐漸逼近的幾人,目光凌厲。

他先是快速的清點一遍對方的人數,在確定自己搞的定之後,不緊不慢的把肩上的書包往下一卸,扔到旁邊。

靠!秦羽在心中怒罵道:真不要臉,五個大老爺們兒懟我一個!

正當他想着,一個眼尖的小混混看出秦羽眼中錯了神兒,猛地飛撲而上,試圖用自己壯碩魁梧的身材壓倒秦羽。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秦羽的反應能如此迅速,幾乎就在這個首當其衝的混混飛身而上的時候,秦羽就反應過來了,側身一閃,曲肘直擊。

「啊——」

被秦羽肘擊的那個人,登時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面如白紙,慘嚎不止。

其餘的幾個人看同伴這副模樣,頓時腳下躊躇,不敢動了。

陳侖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羽僅僅只是一個動作,就讓一個一米八的魁梧男人,躺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秦羽臉上神色冷峻,他先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蜷縮在地,痛的滿頭冷汗的小混混,隨後慢慢抬起眼,冰涼如刃的目光筆直刺入剩下的四個人眼中。

他淡淡的詢問道:「還來不來?」

語氣極為漫不經心,如同詢問午飯要吃什麼一樣的無所謂。

小混混畢竟也是有尊嚴的,甚至比起一般人,自尊心更重,尤其現在還是在眾目睽睽下,登時覺得臉面掛不住了。

其餘四個人彼此相互看了一眼,下一秒就不約而同的沖向秦羽。

陳侖站在後面,臉上閃過小人得志的神情,心想,就算你秦羽再厲害,還能一對四不成?

可現實就像響亮的耳光,「啪啪」抽在陳侖臉上。

幾乎不到三分鐘,陳侖就瞠目結舌的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嚎叫的人,從一個變成了五個。

他不敢置信,本來以為小混混們都是裝的,但當目光觸及那五個人痛的面無血色的臉,以及滿頭的冷汗後,才真的信了。

秦羽彎腰拾起被扔在一邊的書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塵,扭轉過去的目光看到了陳侖因為驚懼而大睜的雙眼。

他衝着陳侖咧嘴一笑,眼中卻是滿滿警告:「下次讓我在聽到你自『老子』,躺着的就是你了。」

說完,身材高大的秦羽就撞開陳侖的肩膀,在眾多圍觀女生冒着粉色泡泡的崇拜眼神中,神情淡然的離開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哈哈哈哈……

秦羽強行繃着嘴角,命令它不准往上揚,這群妞崇拜的目光簡直讓他飄飄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