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山一晚上都沒睡踏實,他簡直恨不得昨晚上,秦羽和劉馨韻兩個年輕人就少年方剛把持不住,把生米煮成熟飯。

於是一大早,劉青山就催促着臻伯去接秦羽和劉馨韻上學,但實際是讓臻伯名正言順的偵查情況。

臻伯從劉家開了一輛豪華房車出來,停在別墅前也沒等多久,車門就被打開,劉馨韻先上了車,緊接着秦羽也鑽了進來。

「大小姐,秦少爺,早上好。」臻伯笑眯眯的和他倆打着招呼,一雙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睛透過後視鏡在兩個年輕人的身上來回打量一趟。

自己家大小姐臉上的不高興和縈繞在他們二人之間尷尬冰冷的氣氛如此明顯,看來老爺要失望了。

臻伯收回了視線,不着痕跡的在心裡嘆了口氣,踩下了油門出發。

跑車平穩的在路上行駛,因為劉天明是專門為了方便自己的寶貝女兒上下學,所以目前秦羽和劉馨韻住的這套別墅,距離瀾海大學,開車也就十多分鐘。

當房車穩穩噹噹的開入瀾海大學高大恢弘的校門中,幾乎所有從校門經過的學生和老師都會不由自主的將目光追隨過去。

其實他們也知道是車的主人是劉馨韻,因為幾乎全瀾海市,也只有劉家人出門有這麼大的派頭,而他們也早都習慣了劉馨韻三天兩頭坐着不同的豪車上學。

「玩兒命的努力,還不如人家投胎投的好。」一個駐足觀望的女學生口氣酸酸的說道。

臻伯開始房車一路在校園裡寬闊的主幹道上行駛,直到最後,剎車一踩,超高性能的房車立刻穩穩噹噹的停在了教學樓前,這一路過來,數不清的目光跟隨着行駛的房車,而這些目光中包含着驚訝、嫉妒、羨慕和期待。

房車的門打開了,一條纖細白嫩的美腿率先出現在眾人眼中,緊接着劉馨韻就出現在了眾人的注視下。

她已經很習慣被大家這樣關注了,艷若桃花的俏臉上神色淡淡的,下車之後也沒等候,挎着自己的限量包就頭也不回的往教學樓走。

就在眾人準備收回視線的時候,原本應該離開的跑車仍舊停在原地沒有走,疑惑漸漸出現在眾人眼中,於是大家都不走了,站在原地等着看。

很快,房車的另一邊車門被從內向外的打開,秦羽坦然自若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這、這個男人是誰啊?」周圍紛紛響起各種議論聲。

秦羽在這些嘈雜的聲音里,把書包往肩膀上一甩,大步走的瀟灑利落,仿佛完全沒有聽到這些對他評頭論足的言論。

「這個男的怎麼從劉馨韻車上下來了?」又好奇的。

「哎呦,可別不是劉馨韻包養小白臉了吧!」又嫉妒的。

「校花就是校花,身邊的男人一個比一個長得帥。」還有羨慕的。

眾人好像被這一個「帥」字提醒了,紛紛又將目光落在秦羽的臉上和身上。

不得不說,劉馨韻挑衣服的眼光很好,秦羽在一身好衣服的襯托下,完全將他高大精壯的好身材展示的淋漓盡致,再加上秦羽俊朗的五官,讓注視着他的女學生都不由得心生旖旎。

「這長得也太帥了吧……」離秦羽很近的地方站着一個小女生,她目光痴痴的追隨着秦羽,口中不自覺的喃喃出生說道。

當然,這話不可避免的被秦羽聽到了。

他眼神一轉,落在那個目光痴迷的女孩身上,一雙像朝露一樣清澈的眼睛微微一彎,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

頓時,周圍就是一片驚呼聲,甚至有些太花痴的小女生都忍不住尖叫起來。

不錯不錯,這大學的小妞質量不錯,還很熱情啊。

秦羽臉上保持着得體的神色,一邊目不斜視的往臻伯和他說的學生處去,一邊在心裡暗暗滿意的想。

另一邊,在秦羽去往學生處辦理入學手續的同時,一個比校草顏值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大帥哥轉學瀾海大學的消息,迅速的傳遍了這個校園。

而這個大帥哥居然和有瀾海大學第一校花之稱的劉馨韻共乘一輛豪車上學的消息,更是為秦羽,以及秦羽和劉馨韻之間,製造了許多引人遐想的猜測。

此時的秦羽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已經在入學第一天成功的成為了瀾海大學的風雲人物,甚至從顏值上來說,已經完全足夠做新校草。

他原本打算按照臻伯說的路線自行摸索到學生處,卻不料剛一進教學樓門,就看到早已經久候多時的校長和學生處幾位老師。

很顯然,劉天明早就已經向瀾海大學打過了招呼,在瀾海市,誰敢不對劉天明惟命是從?於是這些校領導自然就早早的恭候在這裡。

「秦少爺您好!我是瀾海大學的校長方博智。」為首的校長看見秦羽走進教學樓,臉上堆滿了笑容,幾個快步小跑到秦羽面前,雙手伸出試圖和秦羽握個手。

「校長您好。」秦羽到底還是沒法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儘管校長表現的這樣諂媚的確令秦羽心裡不舒服。

他臉上絲毫看不出什麼嫌惡的神色,回握住校長伸過來的手,簡簡單單的客套了一下。

但有一點,秦羽還是有些好奇,於是他神情淡淡的問道:「方校長好眼力,一眼就認出我了。」

「哪裡哪裡……」方校長擺手謙虛,訕笑說道:「是劉總裁提前派人將您的資料送來了,資料裡面附有您的照片,鄙人才能做到一眼就認出秦少爺的。」

「哦……」秦羽拖着一個音節,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鄙人現在就帶秦少爺去您上課的教室吧!」

方校長臉上的笑容未曾消失,秦羽都擔心這樣下去他的臉會不會笑的僵硬了。但他也沒法說,只能看着方校長先他一步,走在前面恭恭敬敬的領路。

秦羽用眼睛的餘光看了看左右兩邊陪同的學生處老師,再目視前方領路的方校長,心中幽幽嘆息。

哎……這怎麼就不能讓我低調一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