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秦羽就在劉家吃了午飯,生怕老爺子再次的改變主意,劉馨韻也在劉老爺子的命令下,收拾出來了幾箱行李,準備搬過去同居。

一想到能和那麼漂亮的美女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秦羽想想都興奮,嘿嘿!

大廳內祖孫三人坐在潔白的沙發上喝着茶聊天,劉老爺子輕輕的抿了抿桌前的茶,隨意的說道:「小羽,項鍊這種貼身之物還是要貼身的,最好放在衣服裡面貼着皮膚,這樣子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哦,好的,」秦羽一看,自己的翡翠項鍊還真的不知什麼時候搭在了衣服外面,只要仔細一看就能看出這是一塊印着秦字的翡翠。

秦羽有些疑惑了,劉老爺子這句話肯定是還有別的深意,是提醒他要放好?

「劉老爺子,您是不是知道有關這個項鍊的一些事情?」秦羽有些激動的問道。

「沒有沒有,我只是看這個翡翠項鍊的做工很好,以為是你比較重要的東西,所以提醒你保管好。」劉老爺說矢口否認道。

秦羽的直接一向很準的,並不認為這只是一句簡單的提醒他要放好自己的東西,肯定是有什麼事情沒有明說,或者是不好明說、搖了搖頭也不再多想,車到山前必有路,該自己知道的就一定會知道,先走一步看一步,現在想那麼多也沒什麼用。

話題一轉,劉老爺子說道:「小羽啊下午你們就要搬到一起住了,馨韻從小就嬌身慣養的,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幫我管管她,唉,這丫頭,從小我就十分的喜愛,要不是……咳咳不說了不說了。」

…………

嗯?秦羽剛剛才發現一件說不通的事情,那就是劉馨韻的母親呢?他自己來到劉家都那麼久了,也不見得她的母親來看過,也沒有人提起,難道……?

「您放心,劉老爺子,兩個人在一起住那麼久的話,一些小摩擦還是會發生的,只要我們互相理解,互相包容一點,這些都不是事,我也相信,馨韻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女孩子。」秦羽對着劉老爺子謙虛的說道。

劉天明感覺自己完完全全是多餘的,啥事都沒有,就吃了頓飯,這些事情也不用經過自己,什麼也不用問自己,我才是馨韻的父親好不好?我才是岳父好不好?唉,這日子沒發過了,沒法過了……

「爸,你跟小羽聊着,我下午公司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小羽的入學手續我晚上會送過去的。」劉天明說完便匆匆的離開了,好像是要逃離這裡一樣,沒有一絲的停頓,在這裡太尷尬了!根本就沒他什麼事啊!

劉老爺子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知道了,然後又轉過去對着秦羽說道:「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把馨韻交給你,我也比較放心了。」

這時琴韻帶着兩個傭人,兩個傭人帶着大包小包的,手裡面提滿了東西,應該就是些日常用品和一些衣服,可是也不要誇張到四個大行李箱,跟好幾個包吧!如果這女人都是愛美的生物,這不,就一會功夫,劉馨韻就已經換了一套衣服,一套黑色流行裙,露出勻稱纖細、雪白的美腿,腳下一雙水晶質感的銀色高跟鞋,讓現在的她增添了一份小公主的形象。

「走吧」劉馨韻在進過秦羽身邊的時候,淡淡的說道。

兩人跟劉老爺子打了聲招呼,可劉老爺子卻巴不得趕他們走,在兩個無語的狀態一同鑽進了一輛房車裡面,裡面的設備應有盡有,有錢人真會享受啊!

秦羽做在后座,微閉着雙眼,聞着劉馨韻身上散發的淡淡幽香,愜意又舒坦,但是還沒有來的及多享受,就被劉馨韻下了驅逐令「你給我坐到前面去!」

秦羽撇了撇嘴,也不跟和小丫頭片子計較,於是起身開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去。

司機是一位大概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也是劉老爺子整個莊園的管家。大家都只知道他姓臻,於是大家都親切的叫他臻伯或者臻管家,在華夏,這個姓氏還是比較少見的,他跟劉老爺子一樣,都穿着一身樸素的衣服,紅潤的臉龐顯得格外的精神「少爺,小姐並沒有其他的意思,要是以後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少爺多多擔待些。」

「臻伯不用這說,這種事情換做哪個女孩子一時間都會接受不了的,別說馨韻了,就算是真的要讓我馬上結婚,我自己都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少爺能在這個年紀有這份心思實屬不易,小姐的心腸還是不錯的,一般都不會對我們這些嚇人耍大小姐脾氣反而對我們是照顧有加。」臻伯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劉青山老爺子看着房車緩緩的離開視線喃喃自語「馨韻,或者你現不能理解,但以後你就知道了,而且還會感激爺爺的,就憑他是南宮無極的徒弟,在外界都可以說是我們劉家高攀了,再加上他是秦家的後人,秦家,當年跺一跺腳整個華夏都要抖上一抖,可是……唉,該來的遲早會來,當年的仇一定要用血來償還!」說着說着,劉老爺子的雙手緊握起來,如果有人在場的話,會清楚的聽到有類似空氣爆炸的聲音……

隨着社會的高速發展,生活質量的提高,現在基本上百分之八十都人都會買上一輛車,不管是幾萬塊的,或是幾十萬的,還是幾百萬的,都會在這個本來就擁堵的道路出了一份力。

翠松閣整個整個房區都是一棟棟的別墅,沒棟別墅之間至少有一里多的路程四周都是清水綠地的環繞,各式各樣的建築給人帶來不一樣的感覺,劉家隨便的一處房產都是那麼的豪華。

保安看到是劉家的車,趕緊讓其放行,進入翠松閣還走了一段路才到了門牌號是八十八號的別墅,整個別墅就兩層,但占地面子就超過了三百平米,這還不算外面的露天游泳池跟車庫,很難想象這樣的別墅到底花了多少錢。

臻伯打開了別墅的門,別墅中並沒有想象的布滿灰塵反而十分的敞亮跟乾淨,一塵不染的,想來也是有傭人定時打掃的,裡面的家具也是一應俱全,秦羽打量着別墅也是十分的滿意。

臻伯幫忙把行李搬進了別墅,然後打了聲招呼,說了幾句,就離開了。

現在屋內就剩下了兩個人,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兩人誰也沒有說話,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

「喂!現在開始挑選房間,整個二樓都是我的獨立空間,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能踏上二樓一步,樓下的房間隨便你挑。」劉馨韻率先開口冷淡道。

「什麼?我們不應該是在一個房間嗎?當然是你睡哪裡我就睡哪裡啊」秦羽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

「你別做白日夢了,雖然我不能馬上改變爺爺的決定,但是在沒結婚之前你休想碰我,……不對,我們不可能結婚的!」馨韻白了一眼秦羽,十分嫌棄的說道。

哼!這個臭流氓在想些什麼?!還想跟本小姐一起睡?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吶吶吶,你也知道這是你爺爺的決定,你爺爺讓我們住在一起自然是希望讓我們多多的接觸接觸,好好的培養感情,好早點抱上外孫,要是我不跟你一起睡,那還怎麼培養感情?」秦羽促狹故意調侃道。

「你要是敢沒有進過我的同意就上二樓的話,而且要是被我發現你對我有意圖不軌的話,小心我……我撿掉你的第三條腿。」在伸出手對着秦羽狠狠的做了一個剪刀手的姿勢,然後臉色嬌紅的小跑到二樓去了。

秦羽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一陣目瞪口呆,不由得感覺自己第三條腿有點涼颼颼的感覺,沒想到這個傲嬌的大小姐還會那麼殘暴。

秦羽在一樓看了看,進了好幾個房間才找到一個有穿的房間,這間應該是臥室了。

別墅裡面的臥室不算大,也不算小,但是裡面的東西可都是上等的,空調,電視,衣櫃都應有盡有,最主要的是床很,這讓秦羽心裏面很是美滋滋,要知道,以前都是在山上睡的木板床,哪裡還有這麼大的床,有的睡就不錯了。

秦羽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躺在床上嘆息道:「以後這裡就是自己的家了,和這麼一個便宜的未婚妻在同一個屋檐下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不過看着倒還是挺養眼的。」

秦羽摸了摸胸前的翡翠玉佩,喃喃的說道:「爸,媽,我一定會找出兇手的,一定!……」說着說着便躺在券床上睡着了。

睡着的時候,秦羽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到了他自己不僅幫爸媽報仇了,而且還站在了整個世界的最頂層……

這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了,秦羽伸了一個懶腰,喃喃自語道:「我這是做的樹木白日夢。」

可是未來將是如此……

打了個哈欠起身來到了客廳,看到劉馨韻靠在沙發上,一頭長髮很隨意的搭在肩上,雪白纖細的長腿自然地蜷在臀部旁邊,正在目不轉睛的盯着眼錢的電視,看得是津津有味,還一邊往小嘴裡塞着薯片。

「喂!有兩件事,這裡有一張同居條例,你必須簽字按手印,第二件事等第一件事做好了再告訴你。」直到秦羽坐在她旁邊的沙發上,才發現有人來了。

「嗯?什麼東西?」秦羽看到沙發前的茶几與一張紙,拿起來看到。

紙上的信息:

第一,沒有劉馨韻的允許不能隨意的就上二樓。

第二,在學校裡面我們也必須裝作不認識。

第三……

第四……

…………

這一頁紙上密密麻麻的都寫滿了。

就連不能帶朋友來家,幾點回家都寫上去了,這讓秦羽很是無語,但是也沒辦法,誰讓現在還是在別人家裡面呢。

無奈的秦羽只好籤上了自己的大名,按上了自己的手印,但奇葩的是,這傢伙按手印真的像電視上面一樣,把自己的手指頭咬出血再按,這讓旁邊的劉馨韻目瞪口呆。

「嗯,不錯不錯,白字黑字在這裡,要是你違法了這裡面的一項,那我就跟爺爺告狀去。」劉馨韻滿意的把紙收了起來。

「對了,還有一件事。」

「還有什麼事情啊!」秦羽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有一個閨蜜想要來和我一起住,你沒問題吧!」劉馨韻挑了挑柳眉,尷尬的說道。

得,剛剛還不允許自己帶朋友回來,你就可以?

其實這件事還真的劉馨韻自己硬是拉着別人過來一起住,現在又撒謊,想到一直孤男寡女的兩個人住下去,她自己的臉上就有些發燙。萬一要是秦羽哪天獸性大發,對自己做出那種事情來,那吃虧的還不是自己,而且爺爺還巴不得發生這種事情,想到這裡,劉馨韻又是一陣得無語,這真的是自己的親爺爺嗎?但要是兩個女孩子住在一起,他就不會那麼容易得逞的。

「我沒什麼問題,你決定就好。」秦羽怎麼會不明白劉馨韻心裏面的真是想法,兩個人住那麼大的別墅確實有點冷清。既然是這個小妞的閨蜜,想必也是個美女吧,那我不是兩個通吃?還有這麼好的事情?買一送一?……

秦羽心裏面開始yy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