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剛剛停穩,保安隊長便屁顛屁顛的向車前跑去,臉上堆滿了笑容,走到了車後面,拉開了後坐的車門,一臉奴才像的說道:「董事長好!董事長今天怎麼來的那麼早啊!」

從車上下來一個不到四十歲的男人,一雙烏黑亮麗的牛皮皮鞋,一身得體的筆挺黑色西裝,高貴低調的深黑色的領帶,一隻勞力士手錶在他的身上到不怎麼顯得突出,一張國字臉,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嘴角一直帶着一絲微笑,整個人上散發着一股上位者的氣質。

「吳隊長,剛才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劉天明對着胖子保安隊長問道。隨後語氣就嚴厲了起來,「這裡是集團的總部,做什麼事情都要注意一下自身的形象!你在這個工作崗位上,你不僅僅是代表着你自己,而是代表着一個集團的形象跟素質!」

劉天明,盛達集團的董事長!曾經出國留學,主學工商管理學,貿易學和金融學,碩士畢業的他,性格穩重,頭腦精明,做事小心謹慎。盛達集團自從老董事長退休之後,在他的帶領下集團的發張蒸蒸日上,進過十幾年的努力,才有了現在的盛達集團!

「是是是,董事長教訓的是,沒有下次了,我以後一定注意!」姓吳的胖子保安隊長低着頭,小心翼翼的說道,唯恐惹到了董事長。

然後小聲的說道:「董事長,您看,這小子是來故意找茬的,怎麼處理?還大言不慚的說是來找老董事長劉青山,我在盛達集團也算是老員工了,一直都兢兢業業,老董事長都退休十多年了,這個鄉巴佬來這裡找一個叫劉青山的人,我估計就是一個騙子,說話還挺橫!」

老董事長?看來自己沒有找錯地方,想來是因為劉青山老爺說年齡大了,有點力不從心,便自己退下把集團交給了他兒子來管理吧!秦羽心中暗暗想到。

劉天明抬頭看着這個奇怪的長袍少年,略有所思,大步的朝着秦羽走去。

直達走進了才發現,秦羽脖子上吊着的那塊翡翠玉佩,隱隱約約的還看到了秦這個字。

「你是劉叔叔吧!」秦羽對着走到了他面前的劉清明,率先開口問道。

「你是?」雖然劉天明已經想到了了對方的身份,也不禁的詢問道。以便確認。

「家師南宮無極!」對於這個名義上的岳父,秦羽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抬手恭敬道。

劉天明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臉上掛起了笑容,興奮的說道:「你就是小羽吧。我前幾天在家就聽父親說起了,說你這幾天會來瀾海市,你到了怎麼不給叔叔打個電話啊,我好開車去接你啊!」

劉天明看着秦羽相貌堂堂,眉清目秀,器宇軒昂,氣質不凡,甚是滿意。

雖然此時秦羽身穿一件髒亂的白袍,但是劉天明身為一個集團的董事長,這點看人的眼裡還是有的,此子必能成大器!

盛達集團的董事長,瀾海市頂級家族之一的少家主,竟然要親自去接一個毛頭小子,對方有二十歲嗎?!可見這個秦羽是個多麼重要的人物,那麼年輕就有如此身份,肯定是首都那個圈子裡面大佬的子弟!

京城子弟?!廢話,除了京城的子弟又還有哪個地方的人值得讓劉清明如此對待!

保安三人一頓猜想。

吳隊長此刻已經冷汗淋漓,暗罵自己怎麼那麼倒霉!出門沒看黃曆吧!看着那麼不起眼的一個少年沒想到真的認識老董事長,而且現任的董事長還對他那麼的熱情,這就沖剛剛自己這態度,估計……

後果不堪設想!

「劉叔叔,你客氣了,以後再瀾海市少不了要麻煩劉叔叔您的。」

「哎,你這說的什麼話,都快是一家人了,還說什麼兩家話,真是的!」劉天明的臉上故作不高興,然後又拉着秦羽朝車內走去,「走走走,我帶你回去見見老爺子去。」

跟在劉天明身後的保安三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都驚呆了,嘴巴張的都可以塞下一個雞蛋了。

什麼?!一家人?!我的天……!

秦羽才沒有關心他們是什麼表情,而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那個,劉叔叔,你不是剛來集團嗎?有事的話我可以等到晚上再跟你一起去,這樣子就不會耽誤您的工作了。」

「沒事沒事,今天先帶你去見老爺子,至於工作,今天晚上還不一定能做好呢,今天就當休息一天,你是不知道,老爺子這幾天可是一直在念叨着你呢!」

吳隊長見秦羽被劉天明拉到車前,趕緊打開了車門尷尬的說道:「這位少年,剛才是我有眼無珠……實在是對不起,對不起!」

今天第一次個劉家的人見面,秦羽也不想因為這一點小事打擾了各自的心情,於是搖了搖頭道:「沒事,這點小事我是不會放在心上的。」

劉天明看到秦羽坐了進去,關上了車門,轉過身淡淡的對着吳隊長三人說道:「這次扣你們兩個月的薪資,以後注意一下,再有下次,就滾蛋吧,」

「是!董事長!」三人點頭說道。

能在盛達集團有份工作是多麼的不容易,今天差點就對了飯碗,吳隊長三人一直目視到林肯車離開視線,怦怦亂跳的心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半個小時後,在瀾海市的西郊,一輛加長版的林肯緩緩的駛入一座莊園。

映入眼帘的是一扇潔白的歐式鐵門,秦羽目測了一下,整個莊園占地面積恐怕至少有幾十畝了,門口兩邊的花壇,水池,都打理的井井有條,用傭人,保安,保鏢,都在各行其職。

劉天明開着車都開了五六分鐘,這才開到中間的一棟別墅的門前緩緩的停了下來,大家族不愧是大家族,各個方面都無可挑剔,秦羽看着豪華奢侈的別墅心中感嘆:這特麼的有點過分了吧!有錢人家的房子就是不一樣啊!要不要那麼享受!有錢真好啊!

「小羽,下車,走,我帶你去見見老爺子!」

說完劉天明便率先下車,秦羽點了點頭也跟着他的腳步走進了別墅裡面。

整棟別墅分為三層,全是現代化的家具,裡面應有盡有,潔白的真皮沙發,黑色高端的大理石地板,紅木的家具桌椅,四處放着盛開的花瓶,牆上還掛滿了許許多多的畫,有色彩斑斕的油畫,也有充滿着古墨風的水墨畫,高貴跟文雅都被一層的裝飾體現的淋漓盡致!

「爸,你看,我把誰給你帶回來了!」劉天明站在樓下對着樓道口興奮的喊道,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一道略微威嚴的聲音從二樓傳來:「這麼大的年紀了,都快上四十歲的人了,還是集團董事長,這樣子大呼小叫的幹什麼!」

「爸,你先看看是誰來了,在說我不遲啊!」劉天明上前迎接了老爺子。

只見一個大約六七十歲的老人穿着樸素,雖然滿頭白髮,可是臉龐上的起色卻十分的紅潤,臉上帶着一副老花鏡,手裡拿着一份報紙,緩緩的走下樓梯來。

看來,劉家的老爺子肯定是平時比較注意養生,跟作息規律。

劉老爺子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白袍少年,見少年器宇軒昂,尤其是一雙眼眸深邃,明亮的讓人看不到任何的一絲情感波動,遲疑了一下:「你?你是小羽?!」

「劉爺爺好,我就是秦羽,這次來拜訪也沒有帶什麼禮物,還請爺爺不要見怪。」秦羽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不見怪不見怪,怎麼會見怪了,你人能就好了啊,還要什麼禮物。」說着便「哈哈」大笑起來。

「嗯,不錯不錯,一轉眼十幾年過去了,你師父他還好吧!」

「家師一切都好,還勞煩劉爺爺惦記了。」秦羽客氣道。

心想:那個死老頭,過的能不好嗎?吃嘛嘛香,睡覺睡到自然醒,閒的時候還道山腳的村子裡面去偷看王寡婦洗澡,別提有多快活自在了。

「來來來,坐啊,別客氣,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當初的小屁孩已經長大了,馨韻今年也已經十九歲了,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應該要比馨韻小一歲吧,也十八了吧!」劉老爺子自顧自的說道。

秦羽含笑着點了點頭。

馨韻?原來自己的未婚妻是叫馨韻啊,名字倒是挺好聽得,就是不知道……嘿嘿

「你師父應該也跟你說過你跟馨韻有婚約的事情吧!」老爺子端起桌上的一杯茶緩緩的喝了一口,看着秦羽說道。

正事來了!

「劉爺爺,我覺得我們現在還小,婚事的話可以先以後再說,」秦羽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以後再說,小羽,你的意思是要毀約了?!」劉老爺子都還沒有說話,旁邊的劉清明倒是忍不住了,瞪着秦羽說道。

老子都沒說,兒子倒是先說起來了!

「不不不,劉叔叔,我不是這個意思……」秦羽連忙擺了擺手解釋道。

劉老爺子倒是沒說什麼,而是一臉微笑的看着秦羽,一言不發。

只是這個笑容看的秦羽有點心虛,好像自己心裏面所有的心事都瞞不過劉老爺子的眼睛。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那你是什麼個意思,難道你是怕我的女兒長得醜?配不上你?也不對啊!我女兒長得那叫一個字,漂亮,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有點過了,但是也差不多了啊……」

「對,小秦啊,清明說的沒錯。」

額……這父子兩是在推銷掌上明珠麼?還是怕嫁不出去,硬塞給我?怎麼有點逼婚的味道,就算是逼婚不都是男方逼婚的嗎?這……怎麼感覺自己有點像是入贅……的小受一樣。

「那個劉叔叔,劉老爺子,你們先聽我說,我的意思是說我們的年齡還……還不算大,一來我們還沒有到法律結婚的年齡,二來我們彼此都還不認識,我是想先慢慢接觸一下,三來……」

「暫停一下,別找那麼多的理由,這些事都不叫事!以前我們老一輩人結婚,進洞房才知道新娘子長什麼樣子,再說了,我們家馨韻肯定是不會讓你吃虧的,你說另外一個沒有到法律結婚的年齡?那就更不是事了,我劉家在瀾海市這點能量還是有的,只要你想,登記下一分鐘就搞定。」

王老爺子大大咧咧的說道:「還有沒有什麼問題?!」

好嘛,你有錢有權任性,我沒錢沒權認命,秦羽不禁有些無語。

別墅內三個人,兩個人默默不語,等待着秦羽的答案。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道銀鈴般的聲音,打破了秦羽的這份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