瀾海市是一個繁華城市,因為這裡靠近海邊,所以這座城市壟斷了華夏最大流通量的海鮮,被人民稱為海鮮之城。這裡高樓大廈,車流不息,當然,這麼一個座美麗的城市照明能少的了美女呢,炎熱的天氣讓美女們更有理由把自己的大長腿給完美的展現在別人面前,從而引起一陣陣的驚呼聲,這裡的美女都穿着十分的清爽,超短裙,絲襪,吊帶,連衣裙,高跟鞋顯出了年輕的魅力。大早上的就有各種的嘈雜聲,吆喝聲,展現着這裡的繁榮昌盛!

一個穿着白色長袍的少年正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路邊攤吃着剛剛炸上來的油條,喝着乳白的豆漿。

「沒想到,這城裡的早餐還挺好吃的。」

秦羽一大早的就起來了,練完功,做完早課正好有點餓了,經過這裡的時候正好看到一個大媽剛剛擺好攤,於是就坐下來品嘗第一次城市裡的早餐。

「算了,等會還是先去劉家一下吧,那個老頭肯定會提前跟劉家的老爺子打好招呼的,對方肯定知道這兩天就會到瀾海市。自己不先去拜訪的話到時候怕王家老爺子要見怪!」秦羽打定主意,可是卻發現了一件事,自己是第一次來瀾海市,哪裡會知道王家怎麼走?老頭子也沒說給詳細的地址啊!他自己也沒問,只知道是在瀾海市……

這不是坑小爺嗎?!!!

作為瀾海市的頂級家族,名聲響亮,雖不是人人皆知,但是大部分的本地人都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情況的吧。

「大媽,結賬。」秦羽喝完最後一口豆漿,然後還猶豫未盡的樣子舔了舔碗口,然後才對着一個正在忙活的大媽喊道。

「小伙子,一共五塊五,給我五塊錢就行。」大媽的臉上露出了淳樸的笑容說道。

秦羽掏出了一張五塊錢遞到了大媽的手中,「大媽,你在這瀾海市代了多長的時間了,我想跟您打聽點事。」

「喲,小伙子,這你算是問對人了,大媽我啊從小就生活在這裡,是地地道道的瀾海人,想問啥你說就是了,大媽實話告訴你。」賣早點的大媽看着面前的秦羽和善的笑容,俊美的臉龐,好心得說道。

看來這果然是一個看臉的世界……

「大媽,我想問一下劉家在哪?」秦羽連忙的問道。

大媽掃了一眼眼前的長袍少年,疑惑的問道:「小伙子,你打聽劉家幹啥?劉家在這瀾海市勢力滔天,你又啥事可千萬不要衝動啊,你還很年輕,千萬不要做傻事!」聽着大媽的這口氣,秦羽頓時心裏面一喜。

「不是的大媽,劉家是我家的的一個親戚,這次來到瀾海市就是為了來投靠他們的,我也是第一次才來的瀾海市,對這裡也不太熟,所以劉家具體在哪我還真不太清楚,怎麼去也不知道。」秦羽連忙解釋道,這麼容易就找到一個知道劉家地址的人沒怎麼能讓別誤會呢,萬一大媽真的覺得他自己是來找麻煩的,還真的會怕惹禍上身,不跟實言相告。

大媽一臉的不相信!親戚?劉家在瀾海市發展都有好幾十年了,如果有劉家這樣子的親戚,誰會混的那麼差?一個電話就可以把高薪工作安排的妥妥噹噹的,從此衣食無憂,看着小伙子好像不像呀。

大媽轉過來,到秦羽的身邊小聲的說道:「小伙子,先別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大媽告訴你,凡是都不要衝動,衝動是魔鬼啊,不然吃虧的都是你。大媽也不瞞你了,看到那個路口了沒,到了前面的那個路口,然後一直往北走,中間隔着兩個紅綠燈,走過這兩個紅綠燈就可以看到一個盛達集團,那個集團就姓劉,你去那裡,就能找到劉家的人。」

秦羽順着大媽指過去的方向看去,連忙道謝,便離開了早餐攤。

……

盛達集團擁有整棟的辦公樓30多棟,這集團兩個字可不是徒有虛名的,單憑這盛達集團就壟斷了整個瀾海市百分之60的海鮮進出口貿易,這還不包括旗下的一些房地產,金融方面,可見盛達集團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秦羽站在盛達集團樓下,看着一棟棟的高樓大廈,突然有點暈房,他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多的高樓大廈全部在一起,同時又有些感慨,「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啊,在市中心這麼搶手的黃金地段還擁有那麼大的占地面積,和那麼多的大廈,這得值多少錢啊!」

想到這裡,秦羽的心中突然感覺到有什麼不對「不對啊,既然這劉家那麼的有錢,為什麼會給一無所有的老頭子定下親事?……」

就在秦羽還在思索老頭子是不是故意把他坑來成親的,一聲粗礦的聲音響起,「喂,那個小子,對,說的就是你,在這東張西望的幹什麼?!」一個皮膚黝黑,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手裡拿着黑色的巡邏棍指着秦羽說道。

「您好,我想問一個事,你們的董事長是不是叫劉青山?」秦羽露出潔白的牙齒,客氣的問道。

「什麼劉青山,劉清水?沒有!這裡沒有你說的這個人,趕緊走,別東張西望的,信不信我把你抓到保安室去蹲一天。」臉黑保安不耐煩的說道。

上來就問董事長,也不看看自己是誰,再說了,公司的董事長又不叫劉青山啊!這小子肯定有古怪,要多盯着他點。

這時候,走過來一個矮個的保安,正好聽到了秦羽說要找劉青山,拉了拉黑臉保安的衣角,小聲的說道:「劉青山這個名字怎麼感覺那麼熟悉啊,好像在哪裡聽到過,劉青山……劉青山?不對!我們集團的董事長的老爸好像是叫劉青山,」那名矮小的保安說着說着眼睛瞪的越來越大,似乎想到了眼前這個白袍少年口中的劉青山是誰了。

「那個,小兄弟啊,你說的是哪個劉青山啊?瀾海市那麼大,重名的肯定也不少,具體的信息還有沒有,比如那個劉青山多大啊,住在哪裡啊?」矮個保安小心翼翼的問道。

萬一要是真的是來找董事長的老爸呢?什麼事情還是先問清楚的好,到時候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吃不了兜着走就麻煩了。

「這個盛達集團的董事長不是叫劉青山嗎?瀾海市頂級家族之一劉家的家主劉青山!我家老爺子叫我老找他的,至於有什麼事我就不方便說了。」這話的意思就是你只管通報一聲董事長,其他的事情你不必知道,也無權知道。

矮保安知道是找頂級家族之一的劉家家主劉青山,那肯定就是找我們的老董事長了,口氣中帶着討好的語氣連忙恭敬的說道:「那個小兄弟,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這就去通知我們的隊長,讓我們的隊長領你去。」

保安室內,一個一身贅肉的人指着剛才進來通報的兩人,口吐飛沫的說道:「你們兩個沒有一點腦子的嗎?啊?他說找劉青山就帶他去見董事長的爹?連我們現在董事長的名字都不知道,老董事長已經放手集團的事情十多年了,上這裡來找老董事長?是不是還要我帶着他去老董事長的家去找?稍微用點腦子想想就知道這是一個騙子了,我說我還認識市長呢,你相信不?」

那個矮個保安跟臉黑的保安低頭不語,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估計這不是第一次被當成出氣筒了,也知道這隊長的脾氣,便索性不說話。

「這點小事都干不好,明天你們兩個不要來上班了,要你們有何用?」

「不要啊,隊長,我們知道我們錯了,求您在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家裡面的情況您也知道,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三歲小孩,都全靠我一個人的工資養活,我這……要是沒有了工作,這不是要我們一家老小的命啊!」

另一個黑臉的保安也惶恐的解釋道:「是啊是啊,求隊長高抬貴手,我看那個少年,眉清目秀的,的確不像是在開玩笑,隊長您就再給我一次機會吧!」說着說着眼淚就留了下來。

再瀾海市這個高節奏,高消費的地方想再找一份跟盛達集團這樣福利好,工資高,而且不算太累的工作真的很難找的到了。

「嗯,好吧,看在你們這麼有誠心的份上,就原諒你們了,記住下不為例。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膽,敢騙到我們盛達集團的頭上!」胖子隊長似乎很滿意這種作威作福的感覺,感覺自己就像是公司的高層領導,想象着這盛達集團就是自己的一樣。

不得不說,這種人真的是……人長得醜想的到是挺美的。

「謝謝隊長,謝謝隊長!」那兩人的頭點的就跟小雞啄米一樣連忙道謝。

秦羽在集團門口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群,哇塞!美女呀!秦羽不是沒有在山下的村子裡面看到過美女,但是卻沒有看到過那麼多的美女,城裡人就是城裡人,比山腳下得村子裡面的女人要膽大時髦的多了。

嘿嘿嘿,我喜歡!

哇,這個也不錯,小鳥依人的樣子!

還有這個,看起來都不錯!

就在秦羽觀看美女,心裏面邪惡的yy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打破了他色色的,大膽的想法。

「就是這個小子吧?」胖子隊長對着兩人問道。

兩個保安點了點頭,跟着胖子隊長走了過去。

「那個小子,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敢幹嘛幹嘛去,不然我會以你意圖威脅集團的安全用暴力手段將你驅逐。」

秦羽的瞥了一眼那個胖子保安隊長,淡淡的說道:「你是誰,我在這看美女關你什麼事?這個集團是你家開的?叫誰走就走?」

「呦呵,人不大口氣倒是不小!我是這裡的保安隊長,我有權利將一切可疑的人員驅逐,趕緊滾蛋,別耽誤老子寶貴的時間。」胖子保安隊長一臉自傲,又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我來盛達集團找你們的董事長劉青山的,聽你這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這裡的董事長呢。」秦羽一臉不屑和鄙視。

「小子,我看你就是故意來找事的,也不打聽打聽這裡是什麼地方,趕緊滾蛋!不然別怪我把你丟出去。」

「你再說一遍?你準備讓誰滾蛋!」秦羽深邃的目光如同冰窟般死盯着那胖子保安部長,像是一頭獅子在看着他即將到手的獵物一樣。

胖子看着秦羽冰冷的雙眸,就好像自己掉進了萬丈冰窟一樣,冰冷而刺骨,十分的恐懼,就連胖子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一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心裏面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咽了咽一大口口水,強裝鎮定的說道:「我……我再說一遍,這裡沒……沒有你要找的劉青山,我們董事長也不叫劉青山,你連我們現在的董事長都不知道是誰,你還說你不是老找茬的?」

此時胖子說話的氣勢明顯的弱了幾分,還伴隨着一點點的結巴,真的是欺善怕惡的主。

嗯?盛達集團的董事長不是叫劉青山?難道那個賣早餐的大媽搞錯了?還是自己找錯了地方?秦羽又抬頭看了看大廈最頂上的四個大字,盛達集團,不會錯的啊!

就算賣早餐的大媽搞錯了,自己也找錯了地方,就這胖子對人傲慢的態度個粗魯的語言,秦羽也決定要給他一些教訓,真是不知道花兒為什麼會那麼紅!

就在秦羽正準備動手的時候,一輛加長版的林肯緩緩的從大廈門口開了進來。車身完美的流水線,加上超長的車身,都顯示着車的高大上,更引人矚目的是這輛林肯的車牌:瀾B88888,這麼牛逼的車牌可不是光有錢就可以辦到的,坐在這裡面的人非富即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