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高中就開始一直追求劉欣悅,一直到大學,就是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但就是這樣,兩人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進展。誰知道這才離開幾個小時,就讓別人趁虛而入了,而且對方會還是個鄉巴佬!

一瞬間,他像是一個膨脹看的癩蛤蟆一樣,兩頰被氣的鼓鼓的,瞪着秦羽怒聲的說道:「小子,我看你敢動一下!」

「欣悅,你也知道我是醫學系的,而且我們認識都那麼多年了,怎麼樣都不可以讓他一個鄉巴佬來給你揉啊。我的手法很好的,要不還是我幫你揉揉肚子吧,我幫你揉完之後保證就不會疼了。」

「滾蛋吧你!」

還沒等李帆說完,秦羽就一把把他推開,伸出手來,意思是要劉欣悅主動的把手放在他的手上。

果不其然,劉欣悅乖乖的把手放在了秦羽的手上。

這個動作被李帆看在眼裡,就感覺他自己的心都碎了。

秦羽便開始了手上的動作,還是揉虎口的位置,隨後便聽見他故意賤賤的說道:「咦,我怎麼聽到了有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音啊!」

「噗呲!」劉欣悅自然知道秦羽說的是什麼東西,只不過沒想到他竟然說的那麼搞笑,於是一時間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

能夠讓病人在身體上痛苦的時候,故意逗病人開心,這樣子更有效病情的好轉,這種方式,百用不厭。

「你你你……」被人戳到痛處,李帆直接惱羞成怒。

他的臉色被秦羽氣的脹紅,又跳又竄的指着秦羽怒道:「行,你個鄉巴佬,我就在這裡看着,看你到底有多厲害?要是你治不好欣悅,我非得要你好看!」

「傻逼!」

秦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滿了不屑:「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還要小爺我好看,是不是氣傻了?」

李帆被氣得臉色已經發紫了。怒道:「你才是傻呢!連藥都不上,好歹也用個外敷的藥啊,就這樣子光揉幾下,就能讓欣悅好起來?就能止住疼痛?我才不信,我看你就是想趁機占便宜!」

秦羽也淡然一笑,嘲諷道:「我就算是要占便宜,也不會占你的便宜,人家當事人劉佳欣都沒說什麼,你一個勁的在旁邊瞎叫,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閒事,你算哪跟蔥?」

「你你……咳咳」。李帆覺得一口氣憋在胸口,繼續咳嗽了起來。

事到如今,他終於知道,若是打嘴仗,自己估計不是眼前這個鄉巴佬的對手。就讓他先得意個幾分鐘,到時候,要是欣悅還是沒有任何的起色,到時候他就可以跳出來啪啪啪的打臉了,而且還可以俘獲美女的芳心,嘿嘿!

想到這裡,李帆深呼吸:「好,我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李帆雖然丟了人了,但是他好歹也是瀾海大學的醫學系的大學生,知道痛經這東西就跟牙痛一樣,不是什麼大毛病,但是痛起來就好像要你命一樣。他可不相信,光靠這個鄉巴佬這樣子揉幾下就能止住疼痛!

只是,沒過幾分鐘,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他親眼看見欣悅的臉色竟然變得紅潤起來,臉色的冷汗也越來越少了,好像痛經帶來的疼痛真的得到了有效的緩解。

「差不多了,已經按了兩次了,今天應該是不會再痛了,不過,欣悅你的身體不是很好,先天氣血不足,要是繼續熬夜傷身的話,說不定你來痛經的經血會變少,再這樣子下去的話,就會絕經,會得不孕不育,你自己可千萬要記住了啊!」

秦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甩了甩已經酸酸的胳膊。

之前的動作,可不是隨便施展的,是用了內家的一些勁道,此時不免有些酸脹。

「謝謝,我知道了,我自己會注意的,再也不會熬夜了。」

劉欣悅羞紅着臉說道。

一旁的乘客都拍手叫好,也紛紛讚嘆秦羽這一手好醫術,「這小伙子是真的有些本事啊,我看他手法老練,根本沒有不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生能按出來的啊!」

秦羽抬起頭,看到一邊的傻逼還在呢,不由得奚落道:「這位醫學院的高材生,你現在覺得我行不行呢?」

麻痹的,這個鄉巴佬嘴巴真毒,偏偏這個時候來這一句,本來是想打他的臉的,可是現在卻被他打臉了,小子,你給我等着,等到了瀾海市,我要你好看。

被秦羽啪啪啪的打臉後,李帆覺得不好繼續在這裡久待,便走回自己的位置去了,只不過這隻癩蛤蟆還是個懂得堅持的癩蛤蟆,他怕劉欣悅真的會被這個鄉巴佬產生好感,所以還時不時的來看看,問問劉欣悅餓不餓,渴不渴,還會不會痛……之類的,最主要的是看看秦羽這個鄉巴佬有沒有對劉欣悅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簡直比古時候皇帝身邊的小太監還稱職啊!

不過,劉佳欣的眼睛,自始至終都沒有看過李帆一眼,反而時不時的偷瞟秦羽……

…………

列車一路向前疾馳,劉欣悅一路上也沒有說有關痛經的事情,反而是跟秦羽討教了一下怎麼調養自己的身體。

秦羽本來是想要推脫過去的,可是沒當劉欣悅問出一個問題的時候,他的腦袋裡面便不由自主的跳出一個個問題的答案,下一刻便脫口而出,完美的回答了劉欣悅的一系列的問題。

火車是從早上七點出發的,路上需要大概十個小時的時間,到了下午五點,火車終於到了瀾海市火車站。

跟劉欣悅分開的時候,秦羽倒是沒有任何的不舍,他只想下了火車之後應該先去哪裡,他自己一個人到了陌生的地方,人生第不熟的。

至於劉欣悅,反倒是有些不舍秦羽,還開口提出讓他去自己的家先住一晚,可是被後者拒絕了。臨走的時候,她把一張寫滿娟秀小字的紙條,塞進了秦羽的手裡,然後……然後就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的跑掉了。

「這妮子,什麼情況?!」

秦羽將劉欣悅給的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娟秀的寫道:

劉欣悅

手機號碼:169…………

地址:瀾海大學金融系2年級3班,宿舍樓是XXXXXXX

QQ號碼:XXXXXXX

微信號碼:XXXXXXXX

………………

「記得來找我!」

最後還要一個笑臉。

「這小妞怎麼了?給我那麼多個人資料幹嘛,嗯?等等……?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小爺我第一次下山,第一天就被美女看上了,唉,我早就跟師傅說了,只要我出來,美女都倒貼過來,擋都擋不住,他還偏不信。」

得,那麼晚了,先找個地方住下,明天一大早再說吧。

秦羽心想着出了火車站,消失在了昏黃的街道處……

……

山上

「阿嚏!」一位老者愜意的摸了摸鼻子,「不用猜,我就知道那個臭小子在說我壞話,真是的,一下山就不讓人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