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列深藍色的動車快速的行駛在鐵軌上,窗外的風景一閃而過,猶如一條遊戲在水中的藍色魚兒。

「我的天,現在的東西都那麼貴了麼,買了個車票竟然都要快兩百塊錢!」要知道,秦羽現在身上只有一千塊錢,雖然車票對於現在的的他來說很貴,但秦羽他並沒有過多的抱怨,因為,第一次出門的他運氣很好,身旁竟然坐着一個美女。

沒辦法,任何美好的事物都像是磁鐵一樣,十分的吸引人的,秦羽自然也不例外。

秦羽趁着喝水的時候,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右邊的美女。這不,誰讓美女身上時不時的飄來一絲香味,這讓我們的秦羽心裏面直痒痒,就跟有貓爪子在撓一樣。

坐在秦羽旁邊的美女看起來二十來歲,年齡稍微的比他大, 但是美女的身高卻沒有秦羽高,看樣子估計是個女大學生。

只見她長發飄飄,精緻的臉蛋,跟電視上的模特一樣,只不過沒有那麼高的身高、她身上一套黑白相間的長裙,露出的手臂好似陶瓷一樣細膩,有光澤。靜靜的往後靠着,這樣凹凸有致的身材別說是在秦羽家山下的小村莊裡,就算是放在那些一線的城市裡面,都是屬於女神的那種。

最讓秦羽沉迷的是美女的那一雙眼睛,朦朦朧朧的,就好似有一層層的水霧附在上面,極有靈氣。但此時的美女好像剛剛睡醒的那樣又好似缺覺,讓美女的氣質顯得更嬌弱了一分,但這樣更讓人痴迷。

「呀!」

就在秦羽還在細細的大量的時候,美女突然微微的蹙了一樣柳眉。

這一看,秦羽卻是忽然大驚,因為他通過醫術「望聞問切」中的「望」從美女臉上的氣血看出來了後者今天必有血光之災。

「美女,我看你印堂發黑,恐有血光之災,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啊!」忍了忍,秦羽還是好心得出聲提醒道。

誰知道秦羽的這話一出,美女沒有生氣,也沒有向秦羽問為什麼,而是臉蛋刷的變得通紅,就跟猴子的屁股一樣,惡狠狠的瞪了秦羽一眼,張嘴便呸了一聲說道「流氓!」

她的聲音很清脆,有種類似娃娃音跟軟語的相結合,反正秦羽聽來就算是罵人的話也很好聽的那種聲音。

什麼?流氓?

怎麼好端端的自己就成了流氓了?

秦羽簡直就是無語死,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她,他還怎麼罵人啊!

現在終於相信師父為什麼不找個婆娘了,古人云,「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要是這個小人還是個女人,那還是單身一輩子挺好的。

師父,第一次覺得你說的對啊!

惹不起!

「算了,既然你把我的好心當成驢肝肺,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秦羽也不是什麼濫好人,說完便靠着後墊直接睡覺了。

就在秦羽剛剛閉上眼睛沒多久,便感覺身旁的美女起身離開,而且還伴隨着淒婉的驚呼聲。

秦羽尋聲望去,那位美女扭扭捏捏的跑到廁所裡面去了,眼尖的秦羽好像看到了她裙子的內側,有血液順着她的大腿流出了一道痕跡。

我的天……這……

看到這副景象,秦羽哪裡還不明白。

「我的天,難道她剛剛罵我是流氓,原來今天是她大姨媽光顧的日子啊!」秦羽頓時大感尷尬。看來今天自己是坐實了流氓的這個頭銜了,這一路上,估計是沒辦法解釋清楚了。

過了一會,那美女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座位上,秦羽為了避免尷尬,竟然直接閉起了眼睛,假裝睡覺起來。

可是,他時不時的聽到旁邊那美女出傳來一陣「嗯」「啊」的痛苦呻吟聲,這讓秦羽聽得心裏面一陣燥熱。

真是讓人浮想聯翩啊!

「我靠,誰,把鹹豬手都伸到我的身上來了!誰那大膽!嗯?觸感好像……還不錯……」

就在秦羽浮想聯翩的時候,忽然間,他感覺到了自己的胳膊被人給抓住了。

他向旁邊看去,旁邊的那個美女,一隻手捂着肚子,額頭上滿是汗珠,另一隻手抓着他的胳膊。

哇塞,近距離的秦羽終於懂得了「香汗淋漓」這四個字的由來了。

只見那很難受的美女用那種讓人無比心疼的眼神看着秦羽,痛苦的說着:「小弟弟,我好難受,幫……幫我……」

人比人,比死人啊

「幫幫你?」

秦羽看着坐在身旁快要翹辮子的美女,不但沒有憐惜,反而有點鄙視的看着她。

不就是痛經嗎?有那麼誇張嗎?至於表現的出來一副生不如死的樣子嗎?小爺我從小到大又不是沒有在村子裡面治過痛經的女人,她們也沒有你那麼誇張啊!

城市裡面的女人還真是矯情啊!

「小弟弟,能不能到前面的車廂幫我叫一下我朋友,我肚子真的疼的不行了……」那美女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哀求着秦羽,雙手捂着肚子,渾身都在打顫。

本來這麼一位美女求助,都會多少幫一下,但是秦羽卻撇了撇嘴道:「不就是來大姨媽了麼,這點小事,有那麼大驚小怪的麼。」

美女一聽,難受的眼神中帶着怒氣道:「不幫就不幫,你又沒有來過大姨媽,你知道是什麼感覺嗎?」

「行了行了,我幫你治一下,把手給我」

秦羽說完直接就抓住了美女的一直輸,然後,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上,比劃了一下,找准了她虎口的位置,

「你……你想幹什麼?」

秦羽的這一個動作讓美女感覺到了不對勁。

自己旁邊的「鄉巴佬」非但不幫自己去叫人,竟然還趁機占自己的便宜!

從來沒有讓異性碰過的她怎麼能容忍,但身體的不適讓她根本沒有什麼力氣,更別說從秦羽的「魔爪」把自己的手給抽出來。

「小弟弟,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子……」

一瞬間,美女差點就要哭了出來,噘着嘴巴,哀求着秦羽,希望他放自己一馬。

「怎麼?你是在逗我嗎?嘿嘿!不是你要我幫忙的嗎?」秦羽嘿嘿一笑。

看到秦羽露出這種笑容之後,頓時腦袋裡面五雷轟頂。

這一刻,她看過很多電影,電視劇裡面的女主角被強暴,被非禮的橋段一幕幕的在她的腦海裡面上演。

秦羽此刻就像是一個十足的惡棍,色狼,已經到了饑渴難耐的地步!

「求求你,不要這樣子……」

她的身子不停的想要遠離秦羽。

然而,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自己較小的身軀被秦羽完全的遮住,她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裡面,這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驚慌的心裡讓她的臉色更加的蒼白,額頭的虛汗也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冒,像極了QQ表情裡面的流汗的表情。

「不就是痛經嗎?怎麼會流那麼多的汗。」

秦羽抬頭看了一眼那個美女,頓時無語了。

要是他知道此刻美女在想些什麼的話,肯定會哭笑不得。

「啊!好痛啊!你這個臭流氓,那麼用力捏我幹嘛!?」

就在這時,秦羽手上一用力,捏在了美女的虎口上面,那美女頓時輕呼一聲,索性大叫起來,說不定還有誰能來就自己呢。

「你瞎嚷嚷什麼!你沒看見!我正在給你治療呢!」誰知道,秦羽的聲音比她的還要大,對着美女吼了一句。

「我,我又沒瞎叫……你捏的人家好痛,當然要叫啦」那美女癟着嘴巴,委屈極了,可是又不敢大叫,要是得罪了這個色狼可就不好了。

要是那個色狼由怒生恨,說不定自己還要受更大的罪。

求偶像保佑,讓乘票員趕緊來檢票吧,到時候,自己看舉報她對自己耍流氓!

「痛?痛就對了,不痛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秦羽看也沒看那美女的,抓着她的手繼續使勁的捏:「看到沒,這個地方叫作虎口,學術上叫合谷穴。一般女生痛經的時候,只要按這裡,就會緩解疼痛。你自己也可以按。大致位置就在手背的第一跟第二掌骨之間。」

一邊說,秦羽一邊還在這個位置上面重重的捏了幾下。

「咦?被這個臭流氓捏了幾下,肚子好像真的不怎麼疼了哎。」直到這會,那個美女才發現秦羽的用意,暗怪自己誤會了這個臭流氓。

又想到剛才沒有大喊大叫,不然這可丟死人了。

可是,自己的手還在一個陌生的男子手中,她眼神中有些尷尬。

秦羽正在捏着,看到美女的臉色也紅潤了不少,也不說痛了,反倒是很享受的樣子。

「哼!」

他哼了一身,不由得停下了動作。

只是痛經的話,捏一會就可以了,不過難得有大美女的便宜占,不占白不占,反正不要錢。

「嗯?怎麼了,你怎麼不捏了?繼續啊!」

秦羽的手一停,那大美女反倒是奇怪的抬起頭來。

她的虎口被秦羽捏了幾下,她感覺自己好了很多,已經不痛了,隨之一股暖洋洋的氣流在她的腹部升騰出力,然後這股氣流在她自己的全身遊走,讓她的每一個毛孔都十分的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