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護士一看,針扎偏了,本來是順着扎手背上靜脈血管的,可這一嚇,可好,剛要扎進去的針頭,從這邊進入,在那邊又出來了。

就像是一個別針似的,刺穿了那位病人的靜脈血管。

小護士,在給那位病人消完毒後,黑着臉,眯着眼睛,緩緩的起身,看向了李艷陽。

那神情,那眼神,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此時的李艷陽已經死了幾百次了。

李艷陽瞪大了眼睛,咧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