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里的氣氛尷尬無比。

就倆女班主任都不知道該講什麼了。

半天了,才說出一句話:「今天就到這裡了,剩下的具體安排,班長和副班長會做具體的安排,我先去看看秦羽。」

班主任說着便朝着教室外走去,一邊走一邊不可思議的說道:「這麼冷的天,能中暑?還真是曠古奇談,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呀!」

來到了學院的診所,走了進去,看見秦羽正躺在病床上輸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