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又是自己的恩人,可今天秦羽突然再次提及了此事,雖然沒有說什麼,但說着無心,聽者有意。

「我是不是真的應該放下以往呢……」莊研坐在椅子上發着呆,久久未動一下。

出了警局的秦羽,一路小跑,回到了碧瑤為他租的房子裡。

將整個事情都想了一遍,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可自己就是想不通最關鍵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