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也有一個人這樣糗過自己。

可那個人卻不能在復生了。

每每想起這件事,她的心都會很疼很疼,這麼多年了,她始終沒有走出心中的那個陰影,有的時候她甚至會想,在那場緝毒中,離開的人怎麼不是她,這樣就不用再生活在自責和痛苦中了。

「三姐?三姐……」秦羽連續叫了好幾聲。

莊研忽然醒過神來,看着秦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