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好弟妹,放心吧!我了解他。」莊研笑道,說着戴上了那頂警帽,正如她的名字一樣莊嚴的出了房門。

走進了審訊室,秦羽直接的走到了那把有着鐐銬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了上去。

碧瑤也站在了他的身旁。

小王和小李都認識秦羽,只是對碧瑤很是陌生。

「哎呦,這不是秦羽嗎!怎麼來這裡了,那椅子可不是隨便坐的,不吉利,一會你姐來了不罵你才怪。」小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