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碧瑤緩緩的平放在炕上,秦羽下了地。

已經全身濕透的他,幾乎快要脫力了。

看着平靜躺在炕上的碧瑤,秦羽也是一頭霧水。

按理來說她應該醒來了,可不知為什麼,碧瑤就是沒有醒。

這時靜玄大師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