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身上的每一個角落都痛的要死,她從來都不知道死是這麼的痛苦,她眼睜睜地看着抱着自己紅着眼眶的謝歡,視線還是不受控制地朝着外面那道飛舞的身影望去。

他一招一式都很凌厲。謝悅心裡這樣想着,若他喜歡自己就好了……

第一次見到他,是爺爺準備讓人替她相看親事的時候,謝悅心裡是牴觸的,想着爺爺身體還不好,以這個由頭讓他少操些心,自己則是打着為他求護身符的名義出去散心。

走到法華寺山下的樹林裡,謝悅在馬車上聽到了有什麼滾落在地上的聲音,她拉開帘子就看到一個男人抱着一個孩子依靠在了樹邊,看起來他們是從山上摔下來的。

想着在佛門境地見死不救似乎不太好,她便走到了他們身旁,那樸素的衣服料子已經被刮花,身上血跡斑斑,可即便如此狼狽,依舊掩蓋不住男子身上的氣質,那種極為吸引自己的氣質,那是她第一次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