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沒事,真的。」謝悅勾了勾唇角,眼中滿是後悔,「我如今才知道,自己之前太過於執着了,總是覺得不滿足,後來我卻發現,那些曾經我不滿足的日子竟然彌足珍貴。」

說着,謝悅開始不停的嘔血,沾在了謝歡的身上,她的神色漸漸從清明變得蒼白,眼睛漸漸閉上了,倒在了謝歡的懷裡。

這十幾年來,謝歡和謝悅的感情都不怎麼樣,可是這一刻謝歡真的覺得心裡悶悶的堵着一口氣,她吸了吸鼻子,抬起頭看到了在那裡得意笑着的女子,她抿了抿唇,「穆嫂子,這位聖女你滿意嗎?」

「不滿意。」穆嫂子淡笑着說,她知道謝歡的意思,但她也確實真真正正地是南疆人,即便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也有自己的原則,「謝妹子,殺她我做不到,不過她這輩子都別想用蠱了!」

說着穆嫂子搖了搖鈴鐺,只見一個黑色的小蟲子直直地朝着那女子的身上撲去,只見那女人痛苦的叫了一聲,暈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