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兩個人反應過來,只見明明掛緊的門,被一個蟲子將門栓給推開,冷風撲面而來,一個男人站在門口神色不善地看着屋子裡的兩個女人,他看起來已是中年臉上已經有了些許皺紋,不過眼睛卻炯炯有神,而他的身邊站着一個女子,她身穿緋色的綾羅,光着腳丫,腳腕上赫然繫着一個鈴鐺腳鏈,隨着她走進來的步伐鈴鈴作響。

「韓王殿下,你怎麼來了?」謝悅眼中划過了一抹驚恐,她攥緊了謝歡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她拉在了身後。

「呵呵呵……想不到謝家姐妹不和,竟然是假的。」韓王並沒有說話,他身側的女人則是笑了起來,那聲音悅耳如銀鈴一般,在這靜默的夜裡顯得格外詭異。

直到這個女人走進來,謝歡才清清楚楚看到這個女人的模樣,正是那天在酒樓看到的三個女子之一。

「真是愚蠢呢!」韓王冷哧一聲,看向謝歡和謝悅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般,完全沒有絲毫的情感,他摸了摸下巴問着身旁的女子,「你說讓她們怎麼死好呢?讓她們變成傀儡把謝家人殺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