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小茹意識清醒的時候,還沒來得及睜眼,就被人抱住大腿。

「娘,我餓。」

等她睜開眼環顧四周,頓時無語了。

茅草房裡只有一張木床算得上家具,一張破木桌黑漆漆的油光蓋了一層又一層,有一條桌腿被蟲蛀了,用木條固定住。

見她沒反應,腿邊的小男孩又拽了拽她的衣袖,「娘,我想吃肉。」

小男孩三四歲的樣子,又瘦又黑,瞪着大眼睛抱着她的大腿,見她看過去還吸了吸鼻子。

許小茹正要問問怎麼回事,忽然心口一痛,痛的她忍不住咳嗽起來,咳的嗓子也跟着疼,最後哇的嘔出一口血來。

「娘!」小男孩看見血嚇哭了,「娘我不吃肉了,你別死。」

他見過村裡的先生,就是吐血吐死的。

吐出血許小茹反而不痛了,剛剛那一瞬,像是身體原主人最後的不甘。

原來這房子並不是原主的家,她是被趕出來的,因為偷了一點肉,想給兒子吃,被大嫂發現,告到公婆那裡。

趁着原主丈夫在外干苦力,她就被趕出來了。

然而這還不算完,被趕出來之後,還在村里散布謠言,說她偷人,連兒子都是不知道跟哪個野男人的種。

原主打算去娘家借點糧,聽了這些謠言,又被娘家指着鼻子罵完打出來,就這麼氣死了。

許小茹揉了揉發脹的頭,正要嘆氣這日子可怎麼過,卻忽然摸到頭上的凹凸不平。

她連忙摸了摸自己的臉,整張臉有一大半都是坑坑窪窪。

像是,燙傷!

許小茹猛地站起身,險些沒暈過去,喘了幾口氣之後,她便四處想找找鏡子。

可惜沒找到,最後,她在小男孩眼睛裡看見了這具身體的樣子。

臉,或許那已經不能稱為臉了,上面一大片的燙傷,幾乎覆蓋了整張臉,以及一半的脖子。

許小茹被自己的樣子嚇了一跳,而小男孩忍不住大哭起來,「娘!爹什麼時候回來啊?」

她重重的拍了下自己的頭,穿越也就算了,給她這麼個爛攤子,老天爺看她是有多不順眼?

別人都是天選之人,她是天坑之人。

伸手把小男孩抱起來,輕輕拍拍他後背,「別哭了,等着,娘,給你弄吃的。」

小男孩止住眼淚點點頭,被她放到床上,自己啃手指玩。

許小茹在房間、院子裡翻了一遍,最後找到幾個紅薯,米是一點沒有了,野菜還有一把,一個小盒子底還能扣除一點鹽粒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的就是現在的情況了。

在灶膛點火,烤了兩個紅薯,剩下兩個留着明天吃,沒辦法,她打算明天去山上找點東西吃,早上不吃爬不動山。

紅薯還沒烤好,小糰子過來了,蹲在一旁,落日餘暉里,娘倆蹲在灶前盯着兩個不大的紅薯,看起來實在悽慘。

「娘,以後你別偷肉了,奶奶就不會打你了。」

顯然,小糰子還沒明白,她娘倆已經被趕出家門了,只以為是惹了奶奶生氣,才出來躲着。

許小茹摸摸他的腦袋,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菜單!紅燒肉,水煮魚,宮保雞丁...吸,不能想了!

紅薯烤好了,娘倆一人一個,小糰子被燙的直吸氣,卻不肯放手,狼吞虎咽的吃完一個紅薯。

到了晚上,栓好門,娘倆躺在一張破床上,蓋着一條薄被。

好在快入夏了,要是冬天,娘倆還不被凍死?

想到以後可能有更多的糟心事,許小茹長長的嘆息一聲,她平常也算得上品行良好,沒幹過什麼缺德事。

老天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就這麼迷迷糊糊睡到了天亮。

把最後兩個紅薯分吃了,許小茹囑咐兒子,「娘出去找吃的,你不要亂跑,就在家裡知道嗎?」

小糰子乖巧的點頭,隨即想起什麼,「娘,你小心不要被奶奶抓到,不然她又要打你。」

經過了一晚上,許小茹並不打算瞞着兒子,「以後咱們都不會回秦家了,你跟着娘生活,好嗎?」

「為什麼?」小糰子怯怯的,「連爹也不要了嗎?」

許小茹忍不住吐糟,你那連媳婦兒子都護不住的爹有什麼用?

原主從嫁到老秦家就沒過過好日子,大伯哥夫妻倆滿肚子都是心眼,弟弟一回來就被趕去做苦力,夫妻倆聚少離多。

家裡的地更是沒給他們一畝,這還不算,平日裡娘倆吃的用的都是家裡最差的,肉更是碰都碰不到一點。

就這樣還要出去說什麼,弟媳侄子都靠他們養着。

偏原主的丈夫是個好脾氣的,悶不吭聲也不反駁,只知道悶頭幹活,賺的錢全都交給爹娘,最後都進了大房的兜里。

「如果爹和娘,你只能選一個,你選誰?」

小糰子很是糾結了一下,最後抱住許小茹的大腿,「我選娘!」

許小茹又忍不住摸他腦袋,「等着,娘回來就有吃的了。」

一出門,遇到的村里人不少對她露出鄙夷眼神的。

在這樣一個古代村落里,偷人就是被打死也是活該。秦家也是在把她趕出來之後,怕小兒子再把人接回去,這才說她偷人。

她順着村里後的小路慢慢走,才走出沒多遠,有幾個出來干農活的婦人追上她。

「秦二媳婦,你男人回來了,你還不趕緊去跟他磕頭認錯?」

許小茹撇她一眼,沒有理。

有人嗤笑道,「她就算磕一百個頭,秦二難道會留下她?就算再好脾氣的漢子,難道能忍得了媳婦偷人?」

「可不是嘛!」有人陰陽怪氣,「要我說,這樣的女人,怎麼還有臉面活着?還不如一根麻繩吊死,省得髒了別人的眼睛。」

「哎,也不能這樣說,人家有臉偷人,怎麼就沒臉活着了?」婦人們每次說到臉字都咬的很用力。

這話一出,一陣鬨笑。

本以為秦二媳婦會生氣跟她們爭吵或者動手,哪知對方根本理都不理自顧自往後山走。

有一個年輕婦人忍不住罵她,「你傻了嗎?後山可是有狼的,當心被狼叼去,就算想尋死,哪找不到歪脖樹?」